這是我做的噢~


看得出來是什麼動物嗎?

在連續幾天跑了手工藝大本營買材料後,終於開工了。

因為看到Sophia的網站裡有好多可愛的手鉤娃娃,我也被挑起了興趣。為了鉤兔子,我還特地去找書。最後買了一本。

這本書其實說明算十分清楚了,是泰文版的日文書。沒買日文原版是因為,反正一樣看不懂,不如就買泰文版。在照顧荷包的同時,還可以有褓母,兒子,或老公替我讀一下,再不行自己查字典也行,總比日文還得拿去問朋友要來的方便。而且萬一要買什麼材料,這泰文的說明對售貨小姐來說就易如反掌了,也不需要我結結巴巴地還問不清楚到底要什麼。

手上的白線(壓克力線)其實是最早要打棒針時買的。一時間預估不了需要的線團,結果一口氣買了三大捲。當初也是想做兔子,不過是做編織兔,結果身體,手,腳,一應俱全了,卻不知道該怎麼縫合,就這樣擱下來了,連帶買了打算裝兔子身體裡的填充物也一直閒置一旁。

白色的線著實不易處理,鉤了幾針,看也看不清楚,一度讓我認為線的品質不佳而跑遍各大百貨公司,希望找到合適的毛線。但在我改變原本只用白色鉤的計劃,加上一點玉米花紫時,卻意外發現有色線的效果也不錯。

於是這隻兔子就變成了隻淡紫兔了!


[屍首散居各處的兔子]


[裝了耳朵,頭和身體]

第一隻兔子,很明顯是隻「尖頭兔」。當然還是給兒子最恰當囉!女兒的兔子就該是隻粉紅兔。

這隻「處女兔」是完全看「天書」做的兔子,自然是缺點處處。

第一,「頭的部份」是我開始鉤的第一個部位,中心鉤不好,要縫合時才發現頭居然是尖的,真是Gental Rabbit了,那~只能給兒子囉!

第二,「身體部份」是第二個鉤的,雖然已經知道中心點到底該怎麼弄,卻對算針數還搞不清楚。最後一看,屁股也不正,只能期待縫合後能遮醜。


[身體組合完成,卻仍沒有沒兔子的形貌哩!]

第三,縫尾巴時看著書算了半天,(也不太確定要怎麼算,就亂算一通),縫好一看,怪怪!尾巴居然是歪的!我趕忙跟兒子道歉,說這第一隻兔子真的做的不好,還好他「宅心仁厚」地說:「沒關係,很可愛啊~」

第四,去買眼睛時,小姐就告訴我說:「眼睛只有大尺寸的噢!」我說:「沒關係,咦!剛剛好啊!」回來縫上就發現,真的還有點太大了。跟老公說這眼睛太大了,看起來會有點奇怪,他也一反常態好心地說:「不會啊,有時候大眼睛也很可愛。」我興高彩烈地縫上去,還經歷沒受到女兒的摧殘,就一度「雙眼脫窗」了。

最後終於成功地完成五官,雖然不像隻兔,倒也看得出是隻「動物」!


[雖然是給兒子的,卻變成女兒的新寵了。]


[「正版」應該是長這樣的啦~]

送給兒子後,他跟我說:「馬麻,妳做給我的兔子,看起來好像老鼠噢!」
「會嗎?」我拿起來左看右看,我也覺得不像兔子,可就想不出到底像什麼。
「對啊,那個前面腫起來的那個(他在說鼻子),看起來好像老鼠噢~」

唉~處女作,就就不要太計較了嘛!


玩偶小記:
開始日期-Nov. 30, 2006
完成日期-Dec. 1, 2006
暱稱  -小紫兔


創作者介紹

Frances's Craft MILL 法蘭西斯的手磨坊

fluan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